您当前位置:皇冠比分 > 体育比赛 > NBA篮球新闻 >

2019年七六人选秀评价:我们不要二轮了?

责任编辑:xfrs 文章来源:皇冠体育 更新时间:2019-06-26 15:08
2019年七六人选秀评价:我们不要二轮了?

  18-19球季对于七六人球迷而言,绝对是宛如乘坐云霄飞车般的一个赛季,季前热身赛中,状元郎富尔茨经过了整个夏天和知名训练师Drew Hanlen的训练后,再度重返了球场,用著全新的投篮姿势命中三分外线,笔者永远忘不了费城球迷在他投进三分后,震耳欲聋的欢呼声。

  上个球季的七六人,几乎可以说是「三支」阵容大不相同的队伍,从季初的恩比德、沙里奇、考文顿、JJ Redick、本·西蒙斯,到后来11月,向森林狼送出考文顿和沙里奇为主体的包裹,交易来Jimmy Butler后,阵容再度翻新。

  最后,上个球季交易大限前,总管Elton Brand不仅破天荒地换来了快艇的Tobias Harris,打造出属于费城的惊奇四超人(Phantastic 4),还将再度陷入肩伤迷雾中的富尔茨交易至魔术队,换来早已不在魔术轮替中的Jonathan 本·西蒙斯、2020年雷霆前20顺位保护的首轮签,和2019年骑士的二轮签(最终兑现为33顺位)

  随著这笔交易案的发生,不仅象徵著七六人不愿意再等待富尔茨更久的时间,也代表,因为老婆使用分身帐号风波而下台的前总管Bryan Colangelo,在2017年与赛尔提克进行的状元签交易案,正式以失败告终。

  经过了2018年夏天,球团以「共同决策制」所操盘的选秀、自由球员签约后,2019年除了是总管Brand第一次独挑大樑的一季,亦是对于七六人未来几年的球队阵容打造,最重要的一个夏天。

  不过本篇文章还不会就再一个礼拜来临的自由市场做讨论,而是单纯以2019年「选秀会」上的操盘进行评价。

  七六人在进入本届选秀会前,原有的签位为

  第24顺位、第33顺位、第34顺位、第42顺位和第54顺位。

  一、将24顺位和33顺位交易至赛尔提克,换取第20顺位,选取Matisse Thybulle

2019年七六人选秀

  《球员介绍》

  Matisse……如果看过这个名字,对艺术又有那么点研究的人,或许第一位联想到的人物,会是法国的野兽派知名画家──Herni Matisse,而不是今天要介绍的待选新秀──Matisse Thybulle。

  事实上,Thybulle的名字确实源自于Herni Matisse,Thybulle的父亲──Gregory在欧洲进行背包客旅行时,经过了一家美术馆,当时正好有Matisse的展览,而Gregory看著Matisse的画作,就那么一见锺情了,于是,「Matisse」深深地烙印在Gregory的脑海中,也成为了日后为儿子命名的由来。

  Thybulle曾在访问中提到,这个特殊的名字令他感到突出,因为,如果你的名字独特,那么也许你也是个独特的人。Thybulle在篮球场上证明了这点,如果说「Matisse」代表艺术,那么Thybulle在赛场上的防守表现,简直就像幅艺术作品般美妙。

  「The Disruptor」,正是现任华盛顿大学总教练,Mike Hopkins给他的绰号。

  直到大学二年级以前,Thybulle一直都不是一位引人注目的选手,进攻端上,Thybulle的手法并不多,持球的威胁能力低落、盘球能力不佳,进而导致Thybulle不具备水准之上的playmaking能力,进攻模式多在外围进行三分投射。而他在今年选秀会上的最大卖点──防守端上,在当时亦不突出。

  然而,在华盛顿大学开除了担任15年总教练的Lorenzo Romar,并找来在雪城大学担任22年助教的Mike Hopkins担任新总教练后,Hopkins师承雪城大学教头Jim Boeheim的2─3区域联防,彷彿解锁了Thybulle的防守灵魂。

  Thybulle在大学最后两年,担当华盛顿大学2─3区域防守最重要的外围中枢,除了优秀的协防判断、良好的断球时机、非常贱的手之外,Thybulle对于传球路径的掌握绝对称得上艺术等级,他往往能在对手球员发动进攻时,观察对手的传球路径,瞬间加速度抄走对手的球。

  另外,Thybulle还拥有著纪律性良好的防守习惯,进攻者在前时,双臂时常是延伸到最长并举高、举直,以干扰进攻者的传球,在观看UW的比赛时,几乎每一场都能看到Thybulle在外围,靠著优秀的臂展莫名其妙就捞到球的画面。

  落在进攻者后时,Thybulle同样展现出成熟的防守技术,除了观察外围埋伏射手的走位之外,还能将手臂伸向进攻者投篮的位置,搭配7呎的臂展,往往就是送给防守者一个火锅或是直接将球拍掉。

  上述的优点,反映在Thybulle历史级别的抄截率和火锅率上,6.7%的抄截率和8.4%的火锅率、126次抄截和82个火锅,让他成为NCAA过去25年来,唯一一位能够达成这个数字的球员。Thybulle连续两年荣获了Pac-12分区最佳防守球员,并拿下今年的奈史密斯最佳防守球员奖(去年荣获此奖项的球员是Jevon Carter)等多项防守奖项,防守端的荣誉自然不在话下。

  进攻端则是Thybulle比较令人担心的地方,大学一年级时,UW除了有老大哥Andrew Andrews外,还有Dejounte Murray和Marquese Chriss在阵中担任进攻双箭头;大二时,状元郎富尔茨横空出世,再加上二年级主控David Crisp逐渐成熟,Thybulle的进攻顺位一直都落在UW的第四、甚至第五顺位之后。

  到了大学最后一个赛季,Thybulle在队伍中的进攻角色依旧靠后,UW的组织工作依然由Crisp胜任,外围的进攻箭头,则早已转移到二年级生,Jaylen Nowell的身上,加上大四中锋Noah Dickerson在内线的进攻定位十分重要,因此Thybulle能够做到,且做得最好的,就是外围的三分投射。

  四个赛季下来,Thybulle的生涯三分命中率为35.8%,且曾经在大二球季来到40.2%的优秀成绩,不过观察他的比赛会发现,Thybulle并非一名「Consistent Shooter」,反而更偏向「Streaky Shooter」。他的投射表现起伏不定,能够连续命中三枚长程砲火,却在同场比赛中投出离谱切到篮板的球。

  不过,Thybulle的出手姿势、出手速度、脚步的运用及接球后投篮的流畅度看起来是没有问题的,在外围接到球,也能妥善运用运球后的一到两个脚步,调整他的投篮位置,甚至抓准时机用左右边的切入,来进行攻击。

  这也让所有球探都一致认为,Thybulle在进入NBA后的角色定位,就是好好当一名称职的3D球员,并完全展现他防守大锁的实力。

  《操作评价》

  对于七六人这类的竞冠球队来说,防守突出、功能鲜明、且具备成熟球场经验的Thybulle无疑是最好的3D选择之一,甚至在先前Thybulle婉拒参加NBA联合试训时,就已经有消息指出有球队给了他选秀承诺,情况类似于去年的Chandler Hutchison,而最后在Thybulle的记者会上也证实,七六人确实是在联合测试会前,就对他强烈表达出兴趣的球队。

  七六人选择将24顺位搭配33顺位向上换取20顺位,除了跟Thybulle有事先承诺外,球队也很可能是担心第21顺位的雷霆队提前拦胡,毕竟在更早的联合测试会时,当时传出的消息是雷霆很可能是给予Thybulle保证的球队,毕竟除了球队阵容适合外,雷霆过去也有育成类似型态的球员经验(Andre Roberson)。

  因此,选择用第24和33顺位向上交易,提前锁定球队要的人选,我认为是很OK的,一部分的原因是33顺位并没有我认为真的放掉很可惜的球员。

  二、将34顺位交易至老鹰,换取2020年老鹰二轮签、2023年老鹰/黄蜂/篮网择优之二轮签和2019年第57顺位

  2017年,当时同样手握五张选秀签(第1、36、39、46和50顺位)的七六人,前总管Bryan Colangelo选择将两张二轮签交易出去,而现任总管Brand在记者会上同样提到:

  「一支对争冠感到渴望的球队中,有太多的年轻人是行不通的。」

  确实,球队阵中除了两大核心恩比德、本·西蒙斯之外,Zhaire Smith、博尔登和双向合约还剩一年的Shake Milton不过才二年级,前者甚至缺席了一大半的赛季,Milton则是在发展联盟蹲了整季,直到能稳定屠杀G-League强度的比赛后,才有拉上来NBA尝试的机会。而Bolden同样因为经验稚嫩,在季后赛还没法稳定站稳轮替。

  因此,要是球队在今年选择将5张选秀签全部用来挑选新秀自用,势必会产生阵容上的不平衡,这也是Brand选秀前强调的:「球队要找能够争夺轮替第8、9人,能立即提供成熟战力的新秀。」,而Thybulle正是符合这项标准的新秀。

  至于满到溢出来的二轮签,怎么处理会最适当呢?个人最讨厌的作法正是Colangelo当时选择的作法:「拿去换现金」。

  Colangelo将第39顺位交易至快艇队,替他们选择Jawun Evans,并换来320万的现金(Cash consideration),将46顺位交易至公鹿队,替他们选择Sterling Brown,并换来190万的现金。

  姑且不论这两位二年级生未来在NBA还有多少发展空间,但对于一支争冠球队来说,在薪资空间的打造上往往会围绕在2至3名球星身上,剩下的阵容构足就只能倚赖「中产、底薪等特例找来的老将」、「首轮末段新秀」和「二轮新秀」来挹注新血。

  理想的情况还是将二轮签换回未来的二轮签是最好的,确保球队连续几年都至少能有补充战力的机会。

  所以,将34顺位交易给老鹰,换回2020年可能落在二轮前中段的老鹰签,和2023年高机率是前段的二轮签,甚至多换到一个添头57顺位,个人是很满意这笔操作的。

  三、将42顺位和Jonathon 本·西蒙斯交易至巫师队,换取200万现金。

  评价这笔操作前,必须先知道本·西蒙斯下个球季的合约价值为570万,其中有100万是「保证薪资」,意思是七六人如果选择在7月1号前裁掉本·西蒙斯,而非透过交易的方式的话,这100万的保证薪资仍然必须计入团队薪资中。

  根据老板Josh Harris和总管Brand这季以来的访谈,都可以看出球队在自由市场的目标是「同时续留Butler和Harris为优先」,随著勇士队的两大明星Kevin Durant和Klay Thopmson不幸受伤后,某种程度也让球队更巩固续留他们的想法。

(图一)

  (图一)可以看到,七六人选择同时保留Butler和Harris的鸟权下,薪资空间大概有769万,那么经过这笔交易案后,球队就是多了100万的薪资空间可以运用。

  老实说,这样的情况发生的机率并不高,在球队选择保留四巨头阵容之下,最合理的选择应该是同样保留Redick甚至McConnell的鸟权,透过成为「薪资线上」的队伍,好最大化薪资上限(1.09亿)到豪华税线(1.32亿)这2300万的空间。

(图二)

  倘若七六人续留两人的计画出了差错,失去了其中一人,这笔交易案才会构成影响。

  (图二)可以看到,若Butler琵琶别抱,在放弃他的鸟权,保留Harris鸟权下,七六人能保有3746万的薪资空间,这个数字要签下30%的顶薪球员(如Kawhi Leonard、Klay Thompson、Kyrie Irving等人)完全没问题,甚至本来在市场上唯一一个价值35%的球星Kevin Durant受伤前,也仅仅差68万,就能开出足够的起薪。

(图三)

  (图三)情况类似于(图二),差别在Butler的鸟权Cap Hold比Harris多了800万左右,因此剩馀的薪资空间大约在2900万左右。回到前面说的,为何七六人在续留Harris和Butler失败的情况下,交易掉本·西蒙斯的合约才会有影响呢?

  因为七六人在这时高机率会成为一支「薪资线下」运作的队伍,也就是拥有薪资空间,用薪资空间先将目标锁定,最后再用特例补足战力的队伍。

  对于「薪资线下」的球队来说,一分一毫的薪资空间都很重要,可能攸关能不能开得出一张顶薪合约、100万差别的起薪也可能影响球员加盟的意愿。

  总管Brand在记者会上提到:

  「我需要每一分会在自由市场上用到的钱。」

  所以现阶段要评价这笔交易案,我认为很难有个定论,就待自由市场的发展而论了。

  四、用54顺位选取Marial Shayok

  笔者坦承,在七六人选择Shayok前,对于他可说是一无所知,毕竟在所有可信的选秀网站模拟榜单中,Shayok都未曾出现在60顺位内过。在恶补完Shayok的比赛后,其实不难理解七六人为何会选择他。

  Shayok经过了三年在Virginia大学沉寂的表现,在大四转学到了Iowa State,获得了更多的上场时间并破茧而出,站稳了Iowa State王牌得分手的位置。Iowa State的进攻基本围绕在三名后卫,Shayok、Lindell Wigginton和Talen Horton-Tucker身上,而Shayok除了拥有优异的三分外线、稳定的出手姿势和水准之上的跑位观念外,他的持球进攻比我想得要再好一点点,6呎6吋、198磅的身材具备一定的篮下对抗性。

  不过Shayok的爆发力、第一步速度非常平庸,Playmaking能力虽然不差,但称不上是一个组织者,最能搬上NBA层级的能力,依旧是他那稳定的外线和优秀的罚球机制。

  2019的选秀会上有不少原本预估落在35至45顺位的球员最终却落选,包含靠著几次试训衝上来的Terence Davis、全能中前锋Naz Reid、体能劲爆但需要球权养成的Luguentz Dort、技术生涩的Louis King和Zach Norvell等人,这些都是七六人测试过的球员。

  然而最后七六人却跳过这些普遍预测评价比较高的球员,选择大龄但球技成熟度高的Shayok,其实就如同上述提到过的,Brand今年的选秀策略倾向挑选「即战力」而非「需要时间养成的潜力股」。

  因此,用54顺位挑选来的Shayok虽然可能挤不进正式名单(根据消息,七六人裁掉了原本双向合约还剩一年的Haywood Highsmith,意味著双向合约多了一个空位),但七六人可循著上一季Milton的模式,先用複数年的双向合约绑住Shayok,观察他的G-League的表现如何,再选择要不要与他签下正式合约。

  五、将先前交易获得的57顺位,交易至活塞,换取200万现金和2024年热火受保护二轮签。

  热火2024年的二轮签,若落在51顺位至55顺位,则属于老鹰;若落在56顺位至60顺位,则属于骑士。因此这张二轮签,最后的顺位必须在31至50顺位,才会属于七六人。

  这张签的保护条件看似複杂,实际上七六人还是有很高的机率能够兑现,不过2024年已经是5年后的事情了,很难评估它的价值,也只能将这张签暂时视为一笔未来资产。

  六、总结

  回顾七六人在过去三年的选秀会,拥有十二张二轮签进入选秀,最后实际为球队效力的球员只有博尔登、Shake Milton、Marial Shayok和海外新秀Mathias Lessort的签约权。

  剩下的签不是交易换回现金(2017年第39、46顺位换回510万),就是成为未来筹码的一部分(2018年第38顺位换回2021、2023年活塞二轮、后续交易至快艇成为Harris交易案的包裹;2018年第39顺位换回2019年公牛二轮,最后兑现成34顺位)。

  虽然标题写著「我们不要二轮了」,实际上对于所有NBA球队来说都是如此,根据历史统计,二轮中选的球员平均表现就是来得比首轮新秀较差,所获得的上场时间也相对更少。

  儘管能打出好表现且出身于二轮的球员并不少,但成功的背后,有多少位二轮球员消失在NBA的赛场中呢?人们不会去留意那些失败的人,只会注意到成功的人有多少。

  然而在劳资协议(CBA)上,由于二轮新秀不像首轮一样,有制式的合约,对于「薪资线下」的队伍而言,二轮前段的新秀就具备一定的价值,他们的战力接近首轮球员,且重点是不需要提前佔据薪资空间(二轮新秀没有Cap Hold),意味著不会影响到球队自由市场的薪资空间操作,可以最后透过特例或剩馀的薪资空间签约。

  对于「薪资线上」的队伍,二轮新秀相对就没那么值得投资了,毕竟只能靠特例才能签约,若是用上底薪特例,签约年限甚至会受到限制,最多就是签两年。

  举最有名的勇士为例,Patrick McCaw和Jordan Bell都是如此,两年过去,球员会成为受限自由球员,老东家就必须重谈合约。

  所以,儘管拥有更多的二轮签意味著更多的资产、福袋,但要如何妥善地处理这些资产,并均匀地分布到未来使用,是不可忽视的小事情。毕竟,总不可能将三、四张二轮签通通选进来,发大财对吧?

版权信息2018/19 皇冠体育提供周六足球比分与直播,如要转载请注明皇冠体育https://www.xfrs.org/